这个疑似来碰瓷的病人,让我差点「中了招」

摘要: 疾病总是伪装,真相需要寻找。

09-12 23:59 首页 丁香园


说一个两年前发生的、让我印象深刻的故事。

 

那天晚上,我值急诊内科的夜班。晚上七点接班后,内科病人不断,但基本上没有重病患者,抢救室里空着好几张床。

 

晚上九点多,抢救室外边一阵嘈杂,又来病人了,我从玻璃上看到一个小个男人架着一个女同志,跌跌撞撞地进了门。女的闭着眼睛,脚步踉跄,东倒西歪,像散了架似的。

 

护士和护工一起帮忙,把病人扶到了担架车上,推进了急诊抢救室。

 

站在左侧床边,我一搭病人的脉搏,手腕发凉,脉搏若有若无,手掌冰凉。再一看,病人双眼紧闭,面色苍白,显得憔悴无力。我轻唤病人,并没有太多的反应,用力掐了一下她的肱二头肌,她只是挣扎了一下,反应并不强烈。

 

分诊台的小郭忙着量血压,护士站在床边待命。在这个空隙,我简单向他丈夫询问了情况。

 

 「她就是吐个不停,一点饭也吃不进去,前天在饭店吃饭『中毒了,昨天在诊所还输液了,一点也不见好!」病人丈夫幽幽地说。

 

护士就站在我的斜对面,她端详着那个男的,突然像明白了什么,看着我,飞快地向我眨了两下眼睛。


我有些错愕,不明白护士的意思。护士转头看了一眼床尾的男子,轻轻和我说:「他们前天来过一次,金大夫给看的。」

 

我一下子明白了护士的意思,这夫妻俩,是来「跌皮」的。




我曾遇到的「跌皮」病人

「跌皮」是晋北方言,类似于碰瓷、讹诈的意思。

 

说到跌皮的病人,我们急诊经常见到,他们以要钱为目的,以赖皮为手段,期间也夹杂着嬉笑怒骂、威逼恐吓等种种手段。不过,这种情况多见于外科病人,特别是车祸、打架等有纠纷的情况,内科的病人很少见。

 

少见归少见,但绝不等于没有。偶然事件出现纠纷导致跌皮也就罢了,我们居然见过「职业」的跌皮人。

 

那是一对「母女」,专门敲诈私人诊所,往往是「女儿」以某种名义到诊所输液,随后便是难受、全身抽搐、意识不清,紧急送到医院,既不抽血,也不治疗,「母亲」便和诊所大夫谈判,一旦钱拿到手,「女儿」立即会大病痊愈,「母女」俩立刻就会消失。

 

这「母女俩」我值班就遇见过三四回,我们不想惹火烧身,也没法点破。

 

不过,这两个女人的职业精神令人佩服,装病人演技绝对一流,第一次来的时候,我们也没有看出来是装的;同时,她们的心理素质也非常地高,来了那么多次,见了我们,居然脸不红、心不跳,泰然自若。




真假跌皮

护士告诉我,前天,病人在饭店就餐后出现消化道症状,他们认为是饭店的饭菜有问题,但饭店方认为是病人来跌皮,双方互相猜忌,发生了纠纷,也把争执带到了医院。

 

出于这样的背景,当时的值班医生为病人进行简单的检查后,默认了饭店方的说法:这位女同志并不是真的身体不适,只是想来跌皮的!


没想到,隔了一天,这位女同志又来了。听到护士给的暗示,联想到之前的跌皮「母女」,我心中隐隐有些烦躁。


但为了防止万一,我还是决定按规矩来。


「血压 90/60 mmHg,」分诊台的小郭量了好几次,终于报出了血压。


我的心中疑窦顿生:这个人是跌皮的吗?要是跌皮的,为什么会出现血压低、四肢冷、脉搏细数、神志不清的情况,这可是典型的休克体征啊!


我听诊了心肺,感觉病人的心率很快,每分钟有一百多次;检查了腹部,倒没有明显的阳性体征


「她平时有没有糖尿病、高血压?有没有药物过敏?」我问病人的丈夫。


「平时身体可好了,自从前天在饭店吃了一次饭,就成这样了!」他的语调并不强烈。


这时候,我的心中已经开始疑惑和警惕起来,直觉告诉我:这个病人要小心,绝不能大意!


「吸氧、补液,监测血压、脉搏、呼吸、心电情况,留置导尿。」我下达了口头医嘱。同时,开出了血常规、肾功能、血糖、尿常规、心电图等检查,并立即测了电脑血糖。


心电图显示:窦性心动过速 110 次/分。电脑血糖显示「错误一」,测不出数值,这表示患者的血糖过高。因为高出 23.0 mmol/L 的数值,就无法显示了。


护士已经开始抽血,我走到床边,特意看了一下,床上的女同志并没有太多挣扎,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
「再开一路液体,快速滴注。」我果断下达了医嘱。


「用什么液体?」这个护士年纪尚轻,有点困惑地问到。


「0.9% 氯化钠 500 mL,快速滴注!」我的语气斩钉截铁。


很快,血常规结果率先回报:白细胞 18.4×109/L,中性比 90%,HB 135 g/L,血小板 121×1012/L。


尽管电脑血糖异常,为了稳妥起见,我还是决定再等等血糖结果。


二十分钟后,化验结果全出来了,血糖 33.6 mmol/L,肾功 6 项:肌酐、尿素正常,CO2 CP 8.6 mmol/L,血钾 4.95,血钠 135mmol/L ,血氯 100 mmol/L,尿常规:酮体 3+,尿糖 3+。


我感到一阵后怕,这个病人,很有可能是糖尿病酮症酸中毒!


之后,我又给了小剂量胰岛素静脉滴注,联系内分泌科收住院。


这个病人让我感觉心有余悸,本来不是一个特殊病例,因为加上了一些外部的干扰因素,反而变得容易忽视。




疾病总是伪装,真相需要寻找

仔细想来,临床工作中的许多病例,不也是带着各种不同的「伪装」,以不同的面目呈现在我们面前吗?

 

有些是「医学上的」伪装,一种疾病有多种临床表现:最常见的情况是典型临床表现,一目了然;有时出现普通疾病的少见临床表现,就会不易辨别。


更有甚者,遇到普通疾病的特殊临床表现,或者遇到特殊疾病,医生诊断起来往往需要费一番周折;而最为困难的情况是,根本没见过的、甚至于没听过的特殊疾病,这种情况诊断起来就非常困难了。

 

也有一部分属于「非医学」伪装,有的家属出于一些目的,故意隐瞒病情,给诊断治疗带来困难;有的患方主观臆断,自己给自己定病,然后让医生给处理「疾病」,使医生进退两难;还有的患者因为纠纷、争执而来就诊,病人的主诉症状严重失真,也给诊断治疗增加了难度。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

 

不管是「医学的」还是「非医学」的伪装,总是时时刻刻与疾病相伴,这两类事物性质不同,但却殊途同归。

 

医生们每天的工作,不仅要治病救人,解除病患的疾苦,挽救病人的生命,同时,也要像福尔摩斯一样,根据一些蛛丝马迹,判断推理,反复推敲,去伪存真,找出疾病的真相,任重而道远。(责任编辑:单人加)



首页 - 丁香园 的更多文章: